最近常在我CMU的電子信箱得知跟我同一屆的同學準備要提交第二篇論文、或是學長姐們找到工作的消息,

尤其是今年以來,系上博士候選人找到的教職都很不錯,

有人找到馬里蘭大學、有人找到印第安那大學、有人找到康乃爾大學,

甚至還有人找到史丹佛大學,

而他,只是比我早一年進博士班而已。

 

他的第一篇論文,跟我一樣作醫療資訊 (Health Informatics),跟同一個主指導教授;

第二篇論文轉作醫療資料的品質(Data Quality) 與漏失用藥記錄的預測 (Medication Reconciliation),原來的主指導教授變成協同指導;

到了學位論文更大幅度轉作與第一、二篇完全無關的社會網絡 (Social Network),原來的主指導教授便完全消失在他指導名單裡。

一同在Heinz的那段期間,

我親眼目睹他對閱讀期刊文章的孜孜不倦,

也親眼目睹他投入研究的熱衷,

因此,他有如此的成就,其實並不令人訝異,

只是他的表現優異到令人無法置信,

在Heinz四年內找到工作並畢業者,

就我所知是第一人!

 

再回頭看看我的同屆同學們,

也已紛紛即將在五月份提交第二篇論文,

而我呢?

第二篇論文在哪都還不知道!

 

當然,我非常替學長姐們與同學們開心,

但心底卻又有一種莫名的失落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-Chin 的頭像
Yi-Chin

我的人生遊記

Yi-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